相关文章推荐

巴尔斯基的故事要追溯到冷战时期,听起来有点像美剧《美国谍梦》的剧情:一对克格勃特工被组织安排去美国,和两个不知道父母真实身份的孩子一起生活。只不过,一个是虚构的,一个是真实的。

巴尔斯基原是一名化学家,英俊聪明,但有一个弱点:喜欢出人头地。克格勃1970年开始与之接近时,他被间谍“迷人”的生活深深吸引。“我可以去看世界,不必遵守常规——我将凌驾于法律之上,”他说。

他在柏林学习了间谍技巧,比如秘密书写、莫尔斯密码、摆脱跟踪等。之后,他前往莫斯科,接受了两年特工训练,还学习了英语,每天记忆数百个单词。

1978年10月,时年29岁的阿尔布雷希特·迪特里希怀揣6000美元来到芝加哥,随身携带的出生证上写着杰克·巴尔斯基的名字。此人1955年去世,年仅10岁。苏联驻华盛顿大使馆一名雇员在墓地留意了这个名字,并弄到了出生证复印件。

克格勃的计划是,为巴尔斯基弄到美国护照,让他以商人身份广结政界朋友和社会名流,与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建立联系,赢得其信任,并从他身上获取情报。

这个计划野心勃勃,但从一开始就遭遇挫折:巴尔斯基没弄到美国护照。但他没有放弃,在纽约做了一名自行车邮递员。不久,他拿到社保号,迈出了成为美国公民的第一步。他学习计算机科学,在一家保险公司做程序员。无论谁问起他的来路,他都自称来自新泽西;如果有人说起他的口音,他则称母亲是德国人。

晚上,他写下有待发展的情报人员简历,起草政局分析,然后把照片和微型胶卷装在伪装的石子儿中藏于城边一个公园内,会有其他特工前来收货。每周四晚9点15分,他会呆在家里,通过收音机短波接收来自莫斯科克格勃总部发来的信息。

有一次,他接到任务,去加拿大寻找一名变节的克格勃间谍。另一次,上级要求他就苏联在阿富汗的战争评估美方态度。

他自称最大的成功是盗取编程密码,至于盗取了谁的密码,至今未被透露。最终,他成了一名商业间谍,从未与他最初的目标布热津斯基有过任何接触。

巴尔斯基在美国有一个生活,在德国还有另一个生活。他有两段婚姻,有两个家庭。在德国,他1980年娶了格林德,生育一个儿子名叫马蒂亚斯。他每两年回东德柏林休假3周,总是买回昂贵的礼物。回到美国后,他和圭亚那移民佩内洛普约会,1986年结婚,生育两个孩子切尔西和杰西。

回顾那段日子,巴尔斯基说:“我把两个身份分得很清楚,巴尔斯基和迪特里希互不相干。”

1986年,他最后一次回东德看望格林德和马蒂亚斯。一家人在波罗的海休假,游泳,拣蘑菇,其乐融融。他答应家人很快会回来,可不久去了莫斯科,接受一系列新任务,以假护照来往于纽约、贝尔格莱德、越南、罗马和墨西哥。

他在给母亲的最后一封信中写道,他原计划去茨维考看望她,可总抽不出时间。他承诺,两年内会永远结束手头的工作。他在东德的所有亲人和朋友都以为,他在哈萨克草原的卫星发射基地工作,是一名科学家。

后来,他接到命令返回东德,因为克格勃认定其身份已经暴露。他被告知去一条小道边的油桶里取藏匿在那里的护照和旅费,可他声称没有找到。其实那时,他已打定主意,不再回东德。

他告诉上级自己患有艾滋病,只能在美国接受治疗。1988年,一名克格勃官员在纽约找到他,威胁说如果不回东德,那就等死吧。他决定赌一把,赌克格勃找不到他,或者放弃报复。

从此,他与东德的家断了联系。母亲曾求助东德驻莫斯科大使馆,在俄罗斯电视台发布寻人启事。她甚至给当时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写过信,但杳无音讯。去世前,她终于接受了事实:儿子一直在骗她。

格林德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名特工,但对于他的神秘消失耿耿于怀。她以人口失踪名义和迪特里希解除婚约,从此闭口不谈此人。2005年,他们的儿子马蒂亚斯来到美国,见到阔别近20年的父亲,气氛相当尴尬,弥漫着压抑的愤怒。

 
推荐文章